党建园地
患者赞誉
杏林心语
       
杏林心语
 
 
Mayo和Hopkins学习心得
 
    发布者:赵晓龙                    发布时间:[2015-10-15]                         阅读:10058
 

      这次美国之行,我先后于梅奥诊所(Mayo Clinic)和约翰•霍普金斯医院(The Johns Hopkins Hospital)的内分泌科临床学习数月,该培训是梅奥内分泌传统历史项目,面向全世界内分泌学者进行培训。培训期间,从门诊、急诊到病房,我同内分泌科的同事们一起参加临床训练,得以从各个层面了解美国医院的医教研运转情况,感觉获益匪浅,在此与各位同仁分享共勉。

      梅奥诊所的内分泌科在全美医院专科连续18年排名第一。我此次在梅奥主要学习肾上腺和垂体疾病的临床诊治和临床科研训练,师从梅奥内分泌科主任、前美国内分泌学会主席、全世界著名的垂体和肾上腺疾病专家William Young教授,跟随Young教授在临床门诊诊治患者。

      Young教授以临床治疗和研究肾上腺疾病和垂体疾病出名,我学习期间就有许多疑难杂症病例从全美各地前来会诊。梅奥内分泌在疑难复杂疾病诊治方面的积累很深,得益于先进的病历管理系统和充足的医疗辅助人群,比如梅奥与微软合作,将既往的纸质病历通过扫描识别技术整合在新的电子病历信息系统,统一不同时代的疾病诊断代码,病历记录系统遵循临床医疗实践即临床研究开始的理念,医疗辅助人群分工明确且非常专业,比如肾上腺瘤的皮质醇增多症患者手术切除标本就有专业的医疗辅助人群负责拍照,而且是按照发表文章的规范标准进行拍照,非常有利于后期的临床研究开展。在此基础上梅奥的医疗信息系统形成了其独特的医疗决策支持系统,这些累积奠定了梅奥在疑难杂症诊治方面作为医学麦加的地位。

      跟着Young教授,确实领略了大家风范。young教授态度非常谦和,做事高效有规划,极为替人着想,行医过程既不undertreatment,又不overtreatment,强调minimally invasive和多学科合作,方寸拿捏极为恰当,在许多临床诊治领域做了非常实用的开创性研究。刚去梅奥不久,他就亲自带着我们熟悉环境、梅奥历史和行医理念,当我表示对肾上腺静脉取血很有兴趣想再次去学习时,他担心我不认识路,又亲自带领我去,还在结束前带着我们在极具代表的景点前合影,前后不超过半小时,而且穿插在繁忙的工作间隙,做事的高效和稳定是Young教授给我印象最深的,他身上有着西方医者淡定的特质。

      如果说在梅奥看到的是高大上的模式,那么在霍普金斯医院看到的是最真实的常态,我很庆幸有这样不同的经历,使自己看问题会更客观更加多元化。霍普金斯医院是我另一个培训地点,该院的内分泌科也是全美最著名的内分泌中心之一,尤其在基础和临床做了大量的开创性研究。此次在霍普金斯医院主要学习院内血糖管理体系的运作,师从Nestoras Mathioudakis教授(该院内分泌科住院患者糖尿病管理中心的主任,inpatient diabetes management system),同时跟从内分泌的follow一起学习,参加临床训练,从不同视角层次来感受霍普金斯医院——这个西方医学圣殿的历史积累和真实状况。在国外,院内血糖管理已从单纯请内分泌科会诊血糖,上升为医疗质量管理和安全的角度,他们成立了专门的院内血糖管理委员会,保证医疗质量的持续提高,同时通过发放持续教育手册,提高全院范围的血糖管理,减少医疗差错,提高效率,这些与我们华山JCI的理念是一脉相承,只不过他们更加细化、深入。在参与内分泌fellow的培训听课中,深入体会了西方学者的专业精神,对任何医疗决策证据的追根溯源和深入探究精神,以及在探索过程中保持这种curiosity的状态,深受启发。

      回国之后,仔细梳理培训所得,除了继续保持与Young教授和Nestoras教授的联系之外,更关键的是要把国外学习的东西具体实施落地,只有具体开展拓宽项目才能赢得更大的合作空间。

 

  上一篇: “三五”学雷锋,党员在行动 下一篇: 隐形的翅膀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陆翔路108号(镜泊湖路518号)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北院版权所有
沪卫(中医)网审[2013] 第10080号       沪ICP 13031770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1302002469号